夏达

菩萨药葛罗十五岁。
已经不会有人嘲笑他了。若有人想挑战他的尊严,缀满宝石的弯刀不会让人有机会开口第二次。
他已经懒得隐藏怪癖,也不会有人在意这一点……这个少年勇武嗜杀的名头远比其他任何闲言碎语来得响亮。
草原很大,天空极广,少年透不过气来。
所有人都说姐姐死在了乱军中,他不信。
姐姐一定躲在某处活得好好的,不回来是怕父亲再把她送去东突厥。
那么,待我成为颉利发,疾风将我的名号传遍草原每一个角落,以铁蹄迎她归来吧。

————《拾遗录》单行本,舅舅的部分之二。

菩萨药葛罗五岁。

 他从小就有怪癖:但凡见了丑的物事便要闭上眼扭过脸,丑得厉害的竟连呼吸都要闭上。

因着这个他没少被嘲笑——哪怕他是族长的儿子,“怎么一个男孩子娘兮兮的?将来要带领全族勇士上阵厮杀,难道还能专挑美人对阵不成?” 

五岁的他已经知道这是个可耻的毛病了,必须假装自己是个小小男子汉,才不会注重这些软弱的人才会在意的事情。

 所以大概没人会知道他是多喜欢姐姐吧……当这个少女对他微笑时,应该是他此生呼吸最畅快的时刻。

——————《拾遗录》单行本,舅舅的部分之一。

今天拿到了编辑从印厂带出来的内页和封面,印得真好看。很多因为显示屏的背光不显示的色彩细节都印了出来……那些部分我还以为自己是在盲画,看到成品太感动😭编辑们熬夜蹲印厂辛苦了!
只是明明大家都有黑眼圈……为啥袁天罡印出来比别人美?🌚
明儿开预售!我研究下怎么发链接………

嘻嘻嘻拿到打样了,预售不要问我,我只负责出来了转。 ​​​😌

听从编辑的建议这几张图文就不公开啦,当作给买书的读者的福利。给出预览,大家自行想象吧🙈

拾遗录第四个故事“先生”,祝看得开心

对着镜子找结构画,唯独黑眼圈不用翻译,特别写实🌚

拾遗录最后一个短篇“先生”,是关于大唐著名神棍李淳风和他好友著名神棍袁天罡的……这次试试雪天的白衣白发能不能让我获得三倍速吧🌚

今天似乎是开学/上班的日子?“奴隶”篇最后一个小彩蛋,祝看得开心 ​​​😘